返回顶部
 每一次的設計都是一種與心靈的對話


以前小時候很喜歡動手做東西,因為家裡是賣服飾的,有裁縫機跟一些碎布,偶爾看奶奶會幫客人改改褲長,改改腰寬,沒有客人要改衣服的時候,我就坐在裁縫機前研究。老式的裁縫機有一個大轉輪,要用手轉動它,搭配腳踏板,整個機器就會轉動起來。看到這個機器轉動起來的感覺,就像宮崎駿-天空之成的影片哩,整個城市都活過來的那種驚喜般,很讓我著迷。隨著機器轉動伴隨著坑啷~坑啷~的聲音,規律得讓人覺得安心,就像聽到心臟的跳動般,這個機器的心臟正在運轉著。有時候賴著床,在2樓就可以聽到裁縫機的聲音,樓下又在忙了,我心想著。

伴隨著好奇心、跟一種長期的陪伴,裁縫機跟我培養了一種夥伴關係,沒事的下午,吃過午飯,除了打盹我更喜歡坐在裁縫機前,裁剪下來的布,在上面也學著大人般一回事車起來,有的時候是直線,有的時候線還會打結,不小心踩太快,針還會斷掉,怕被大人罵。我最不喜歡打結了,一坨坨糾結的線卡在布上面,好醜。才發現原來有正面的線,還有背面的線,真是太有趣了,下面的線藏在桌面上的一個金屬片後面,打開來向發現珍藏的寶貝一樣,機關可真多。光坐在這個機器前研究齒輪、轉動、跟線穿來穿去的路線就可以消磨一整個下午。

說起這段回憶,其實每個過程都是特別的而令人驚喜的,曾經自己也會拿起衣服縫縫補補,或是剪一塊布,有模有樣的想像自己在做衣服,想像穿起來的感覺,這種從無到有創作的喜悅就是一顆埋在心裡的種子。即便現在並沒有機會從事服裝的製做,但是我把這份喜悅跟熱情投入在每一次的寶石想像之中,而我比較幸運的有機會讓這些寶石穿上屬於他們的服裝。所以我會說我自己是「珠寶的造型師」(哈哈、這個自創的名稱還蠻有趣)。

其實很多時候,在畫圖時腦袋是放空的,沒有特別的什麼想法,就是跟著當時的心情,有時是塗鴉,有時是一句話。就跟著寶石的線條一起起舞,畫著畫著,總有幾個造型會出現,而其中特別的感覺的,或許就是這顆寶石喜歡的造型。

這張圖,心中想到的一朵含蓄的花,在陽光下綻放,光現灑落在葉面上,小小的絨毛反射出晶晶亮亮的光澤,用小黃寶點綴心中的意向。小巧可愛的巧思,跟隨在藍寶石旁邊,不瑄賓奪主。而藍寶石就一如既往的優雅、大方、帶著一點點的害羞被花托保護著。


歡迎追蹤大祐珠寶的臉書,不定期跟您分享我們的創作理念。
撰文者: DAYOU大祐珠寶 Vanessa 轉載請標記出處 感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