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 在孩子面前的母親都是卑微的


推開門走進來的是一位高挑的女子,還未看清她的面貌,就被她的自信風采所吸引。在美國出生,長期旅居國外,如果不是認識她的母親,我會覺得她就是一位道道地地的美國人了。我特別欣賞她爽朗的笑聲,跟率真的個性,跟她的母親一模一樣,都給人很溫暖的感受,與中國人拐彎抹角相較下,這種坦率,特別讓人感覺安心跟舒服。

其實她是喜歡簡單的款式的,花朵型的造型一直是入不了她的眼,太複雜了她直說,工作在外不方便配戴。當初也是為了她母親所設計,紅寶碧璽搭配粉剛,生動活潑的色彩,簇擁著主角,雖然繽紛卻不複雜,雖然主石大顆卻依然精巧。因此,我就沒多想,就依照她母親的意思鑲崁這顆寶石,比較特別的是她媽媽喜歡比較不一樣的感覺,就將金屬做成了黑金,不是墨水般的嘿,而是帶點鐵灰,轉動下可以看到金屬的光澤,在很多的高級房車裡也可以看到的顏色,既是黑又不是黑。

她的媽媽在台灣生意是做得風生水起,很是成功,只是,常因心疼兩個孩子獨自在國外生活,雖然都已成年,在事業上也都有自己的一番成就,但,哪一個母親能放下對孩子的那一份操心跟擔心,即變孩子們已經年過30好幾?我明白,她是很以自己的孩子為傲的,每當她談起兩個女兒,那神采搖曳的像春天開的花,臉上一抹紅暈,像極了戀愛中的女人,又或是母愛洋溢,更顯得美麗動人。偶爾,也會臉色一沉,為孩子的生活瑣碎操心,我想再成功的女人,在孩子面前都是卑微的。

這個戒指取走後不久,我收到她的來電,談起這顆紅寶碧璽,想說是怎麼了,心頭特別緊張。沒想到她雀躍得說,一天她在家突然找不到戒指,以為不見了,原來是寶貝女兒帶著上飛機,沒跟她說。「我女兒說,這個戒指也太美了,讓我想到義大利的設計,所以我就帶走了」她這麼說著。我聽著完全可以感受電話那頭,她幾近手舞足蹈的樣子,那份喜悅爽朗的笑聲,熱烈得穿過話筒。身為母親的喜悅就是這麼簡單吧。


歡迎追蹤大祐珠寶的臉書,不定期跟您分享我們的創作理念。
撰文者: DAYOU大祐珠寶 Vanessa 轉載請標記出處 感謝